客户服务热线:24小时:029-86693360

029-86693360

您当前位置: 首页> 旅游攻略>山宗 水源 乐土 ---- 昆仑山、三江源、可可西里

山宗 水源 乐土 ---- 昆仑山、三江源、可可西里

来源:本站 | 时间:2016-11-20

从格尔木出发沿着109国道翻越昆仑山口,来到可可西里的索南达杰保护站,尽管我们不能真正进入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腹地,但能够踏上这片土地并最终到达长江上游的沱沱河,我们不虚此行。青藏高原的4月冰河刚刚开始解冻,高原上的垫状草地隐约露出丝丝绿意,夜晚的温度仍然在零度以下,平均4500米以上的海拔令我们的呼吸异常艰难。是可可西里神秘的魔力驱使我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是围绕救助藏羚羊所发生的悲壮故事让我们忘记了寒冷和头痛。那自由自在的野生动物,愉悦了我们的心情;那纯净圣洁的三江之源,净化了我们的灵魂。莽莽昆仑令我们肃然起敬,巍峨的唐古拉让我们体验到山的严峻。一路行来我们亲身感受到:横亘在亚洲中部有万山之宗桂冠的莽莽昆仑是那么的雄伟庄严;置身于世界之巅宛如脉络一般纵横交错的三江之源是那么的宁静安详;远离尘世神秘陌生犹如美丽少女一般纯净圣洁的可可西里是那么的妩媚动人。有人说,一生中来一次足以(对人类来说这里的生存环境非常艰苦),如果你从未来到这里将终身遗憾。我们已经来过并用心来感受过,我们的心灵已经得到了满足。



人类文明的最大进步就是,人与自然、人与动物的和谐相处。沿着109国道一路过来,我们亲眼看到野生动物与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它们已经逐步适应过往的汽车和火车,悠闲地在草地上吃草和憩息,为此我们略感欣慰。这里的气候和4500米以上的海拔高度对人类生活来说非常恶劣,而对于那些生于此、长于此的野生动物来说,这里却是天堂。作为这片土地上的真正主人,我们只不过是一些匆匆过客,我们没有权利去打扰它们,没有权利去破坏它们的美丽家园。虽然,我们来到这里的时间距离藏羚羊开始大规模迁徙的时间还有两个多月,但是我们在路边看到了几只正在吃草的藏羚羊,作为匆匆游客能在这个时间看到它们,我们可以算作幸运儿了。其实沿着公路见到最多,也最容易与藏羚羊混淆的是藏原羚,它们那白色呈心型的屁股非常容易辨认。就在我们来到索南达杰保护站不久一群藏野驴也光顾这里,它们距离我们是那么近大约只有二三十米,它们可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啊。其实,在这么恶劣环境下能够生存的野生动物都是优势群体,如果没有人类的猎杀和对它们生存环境的破坏,没有任何天敌能够对它们的种群繁衍构成威胁。毕竟它们的天敌也只是为了自身生存而猎杀,其对象是那些老弱病残的个体,这反而能对它们的种群进化起到帮助。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类对大自然和野生动物的保护更多地是针对并限制人类自己的破坏活动。



以前,我们只是从资料上了解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开展情况,来到这里与保护站的朋友们面对面地交流,感觉到这几年的保护工作已经取得不小成果。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关注对大自然的保护,关注对野生动物的保护。许多企业和个人纷纷捐钱、捐物,更有许多志愿者亲自投入到保护工作之中。我们在索南达杰保护站停留了一晚,除了从格尔木为站上采购了一些食品和蔬菜,还尽我们的能力为野生动物救助捐助了几百元钱。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共有5个保护站,其中常年有人值守的保护站4个,全部都分布在109国道边。按照距格尔木(管理局所在地)的远近,分别为沱沱河保护站、五道梁保护站、索南达杰保护站和不冻泉保护站。可可西里腹地的卓乃湖保护站由于条件恶劣,每年7、8月藏羚羊产羔期才开始派人值守。索南达杰保护站是第一个由民间赞助成立的保护站(现在归管理局领导),同时也是可可西里唯一的野生动物救助中心。索南达杰保护站的站长叫文嘎,一个来自青海玉树的藏族汉子,在可可西里从事保护工作十几年。在与他交流中获悉,藏羚羊种群的数量已经从保护之前的一万多只上升到现在的七八万只。经过这些年的努力,盗猎活动已经越来越少,被救助的对象主要是那些受到野兽伤害的幼小动物。我们在站上看到两只被救助的藏羚羊,它们被送到保护站已经快一年了,很快它们将要被放回到大自然,回到它们的种群之中。我们粗略地计算了一下,收养一只藏羚羊一年的牛奶费用就要五千元左右,这还不包括救治的药物等等。文嘎站长介绍,他们日常的主要工作是沿线巡视(阻止那些试图进入可可西里腹地的车辆)和饲养那些被救助的野生动物(不仅仅是藏羚羊)。从每年的六月开始是他们最为繁忙的时候,藏羚羊从四面八方向可可西里腹地的产羔地大规模迁徙,他们每天都要来到藏羚羊的迁徙通道拦截过往的车辆以保证藏羚羊顺利地通过(其中一个主要的迁徙通道就在109国道的2998-2999公里处)。也就是在这个时间,许多志愿者从内地来到管理局后被分配到各个保护站协助工作。除此之外,管理局在人手紧缺的情况下,还会抽调各站的人员协助巡山工作。目前,各个保护站均配备了太阳能和风力发电设备,在保护站也能看上电视。随着青藏铁路的通车,中国移动在这里的覆盖已经达到90%以上,手机打电话已经不再是难事。即便如此,长时间生活在高海拔地区,每天要面对缺氧、寒冷和寂寞,生活的艰苦可想而知。文嘎站长告诉我们,由于保护站附近水源的盐碱含量高人不能饮用,他们每隔四五天就要到三十公里之外的不冻泉去拉水。他们日常生活所需的粮食和蔬菜也要到几百公里之外的格尔木去购买。尽管每个保护站都配备一辆巡逻专用的吉普,但是管理局对站上车辆的使用和油料分配管理非常严格,除了正常巡线工作之外,包括拉水在内的用车都要自己买汽油。在我们看来,他们所从事的工作是那么高尚,那么伟大。而对于那些常年在保护站工作的朋友们来说,这些却是那么普通,那么平淡无奇。他们默默地奉献着青春甚至是生命,只是为了让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变得越来越好,他们是一群最可爱的人。我们为不能与他们并肩工作而感到遗憾,可是我们希望能为他们做更多的事情,尽我们所能让更多的朋友了解他们的生活和工作,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朋友帮助他们改善工作和生活的条件,帮助他们将这高尚而又伟大的事业继续下去。


特价线路

最新旅游攻略